出版社

 

敦煌古靈寶經與晉唐道教

敦煌古靈寶經與晉唐道教
書名: 敦煌古靈寶經與晉唐道教
作者 王承文
語言 繁體中文
國際書號: 710103618X
地區 北京
年份 2002
出版社: 中華書局
平均評分: 暫沒評分

第一章  緒論
一、引言
二、二十世紀國內外敦煌古靈寳經研究評述
三、本課題研究的主要內容
第二章  從敦煌本古靈寶經兩部佚經論中古早期道佛關係
第一節  敦煌本《靈寶威儀經訣上》考論
一、引言
二、古佚經文本解説
三、古靈寶經中所見早期葛氏道與江南佛教的關係
四、古靈寶經所體現的對佛教的兼融與超越
五、古靈寶經把佛教徒納入其傳授範圍及其思想淵源
六、餘論
第二節  敦煌本《太極左仙公請問經》考論
一、引言
二、《太極左仙公請問經》的問世及其流傳
三、《太極左仙公請間經》中的戒律及“新經”與“原始舊經”的關係
四、《太極左仙公請問經》對大乘佛教思想的借鑒
五、小結
附録一:敦煌本《太上太極太虛真人演太上靈寶威儀洞玄真一自然經訣上》録文及輯佚
附録二:敦煌文書S. 1315號《太極左仙公請問經上》録文
第三章  古靈寳經的“三洞”思想與東晉南朝之際道教的整合
第一節  古靈寶經與道教“三洞”學説的起源和發展
一、靈寶經與道教“三洞尊神”的神學淵源及其發展
二、古靈寳經與道教“三洞經書”和“三乘”
三、古靈寶經與上清經和三皇經的關係
四、古靈寶經與“三洞經書”的傳授儀及“三洞法師”和“三洞弟子”
五、陸修靜的“三洞”思想與古靈寶經的關係
六、小結
第二節  古靈寳經對道家思想的融攝及其影響
一、古靈寶經尊崇老子《五千文》的思想淵源及其傳授科儀
二、古靈寳經與《老子河上公注》
三、古靈寳經把《莊子》援入道教
四、古靈寶經對道家一些思想的融攝
五、佛教對道教融攝老莊道家學説的批判
第三節  東晉南朝之際道教對民間巫道的批判
一、漢晉天師道對民間巫道的批判
二、古靈寶經對民間巫道的批判
三、餘論
第四章  古靈寶經對漢晉天師道教法的整合及其分界
第一節  古靈寶經中所見的天師張道陵
一、引言
二、古靈寶經中的葛玄與張道陵:敦煌本《太上洞玄靈寶妙經》所見天師張道陵
三、古靈寶經中的“正一”、“正一盟威之道”及天師道廚會
四、古靈寶經中的張道陵與早期天師道齋法
五、餘論
第二節  古靈寶經的定期齋戒和“齋直”與天師道
一、引言
二、古靈寳經中的定期齋戒與早期天師道《旨教經》
三、有關道教定期齋戒的其他早期資料的年代
四、《佛説四天王經》與道教對佛教齋法的重要影響
五、古靈寳經中“齋直”思想的淵源及其發展
六、餘論
第三節  古靈寶經與“黃赤道士”的分界及道教出家理論的發端
一、早期靈寳派對“黃赤道士法師”的批判
二、早期天師道中的“黃赤祭酒”、《黃書》和“黃書契令”
三、葛洪、上清派、寇謙之與房中術和“合氣”之術
四、古靈寶經與道教出家理論的發端
第五章  敦煌本《洞玄靈寶三元威儀自然真經》與晉唐道教科儀
第一節  敦煌本《洞玄靈寶三元威儀自然真經》解説
第二節  古靈寶經的齋官制度與天師道及佛教的關係
一、古靈寶經中所見齋官制度
二、古靈寳經中的齋官與天師道《玄教律》之關係
三、東晉江南道教齋官制度的淵源及其與佛教的關係
四、結語
第三節  古靈寳經與道教早期禮燈科儀和齋壇法式
一、古靈寳經中所見禮燈科儀
二、古靈寳經中所見齋壇法式
第四節  古靈寶經與晉唐道教投龍簡儀的形成和發展
一、陸修靜《太上洞玄靈寳衆簡文》與古靈寶經的關係
二、古靈寳經投龍簡儀的宗教文化淵源
三、古靈寶經與《洞神經》和上清經投簡儀
四、唐宋一批投龍簡儀與古靈寶經的關係
五、餘論
附録:敦煌本《太上洞玄靈寳金籙簡文三元威儀自然真一經》録文和輯佚
第六章  從隋書經籍志《道經序》的道教義論古靈寳經在隋唐道教中的地位
引言
第一節  元始天尊的開劫度人及其教主地位的確立
一、《道經序》的元始天尊開劫度人與古靈寶經
二、《道經序》與《魏書•釋老志》和《道教實花序》
三、寇謙之的道教改革與靈寳經在北方的傳播
四、隋唐之際佛教和道教圍繞元始天尊的論戰
五、小結
第二節  《道經序》與靈寶“天文”和天真皇人
一、天真皇人與《太上洞玄靈寶五符天文》
二、天真皇人與《靈寳赤書五篇寘文》
三、天真皇人與《大梵隱語自然天書》
第三節  靈寳“天文”的宗教神學淵源及其在中古道教經教體系中的重大意義
一、敦煌本宋文明《通門論》與靈寶“天文”的來源
二、靈寳“天文”作爲宇宙本源和經教本源地位的確立
三、靈寶“天文”與道教“三洞經書”的神學宗源
四、餘論
第四節  隋書經籍志《道經序》中齋醮科儀與古靈寶經
一、《道經序》中的齋法科儀與古靈寶經
二、《道經序》中所見醮儀的起源和早期天師道的醮祭
三、古靈寳經與醮祭科儀的發展
四、道教醮祭供品的變化以及先齋後醮的問題
五、結語
本書後論:古靈寳經與晉唐道教的整合及“道教之真精神”
附録:敦煌本《靈寶經目》著録的古靈寶經
主要參考文獻

 

                        總    序   
                                                          季羨林   
        “博士”一名,古已有之,幾個朝代都使用過,指的是一種官名。現在我們用的“博士”,則是舶來品,是英文doctor(其它德、法等語也一樣)的翻譯,舊瓶裝新酒也。   
        歐美的教育制度,頗多不同之處。僅就我比較瞭解的德國而言,那裹不大有“畢業”這個概念。一般的情況是,一個學生經過小學、中學、大學十幾年的學習,最後在一個大學安定下來,選中了一個教授授,參加了他的討論班,最後被教授認可,願意收為弟子,於是給學生一個題目,由學生自己去作。再經過幾年時間,論文完成,教授同意。於是確定時間,進行答辯。答辯的範圍共有四個:論文本身,一個主系和兩個副系,共有教授三人。主席照例是文學院長,因此答辯委員會一般都由四人組成。委員們巍然高坐,有如法庭。學生是審問對象。教授提問有極大的自由,上天下地,蒼蠅蚊子,無所不可。聽說漢堡大學一位中國學生以漢語為副系,不過圖省力而已。結果教授問:莎士比亞和杜甫誰早?學生答日:莎士比亞。教授莞爾而笑,說道:“候補博士先生,對不起,你落第了。”我又聽說,十九世紀後半葉德國醫學權威Virchow,學生答辯時,他捧出了一盤豬肝,放在桌上,問學生這是什麼。學生遲疑丫半天,不敢答覆。最後教授說:“這是豬肝。”學生說:“我也看著像豬肝。但是答辯會教授先生怎麼能拿豬肝出來呢?”最後教授說:“你做不了真正的科學家。既然認定是豬肝,為什麼不敢說出來呢?”類似這樣的故事,我還聽過很多。你從中可以悟出來研究學問的道理。   
        至於博士論文,這當然是獲得學位的主要根據。這是一個學子展示才華,顯露鋒芒的最佳的地方。德國教授對論文的要求不算太低。一篇論文必須有點新東西,有點原創性。原創性當然有高低之別。但是,不管是高是低,你必須有,則是不可逆轉的要求。否則東抄西抄,下筆萬言,也只等於一堆廢紙。德國這一點小小的經驗,很值得我們中國學習。   
        我們中國實行博士生制度,不過只有二十來年的歷史。但是,一實行,首先就碰到攔路虎,這一條虎就是教授膨脹。據報載,一個大學裹的一個系共有七十名教員,其中有六十八位教授。這是否是事實,我不敢說。全國教授的總數,我也不知道,反正其數量是極大的。每一個教授都招博士生,勢所不能。於是某一些人又充分發揮了創造力,製造了博士生導師,簡稱“博導”這樣一個詞兒。博導評審權最初掌握在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手中。後來授權幾個大學自己評審。於是出了一個匪夷所思的笑話。某大學某系論資排輩,某教授應該擔任博導了,而該教授此時正想寫論文投到某一位博導門下當博士呢。   
        笑話歸笑話,我擔心的是博士論文的質量。近十幾年來,我讀  的博士論文不多,總共也不過三四十篇。總的來看,質量當然會是  參差不齊的。但是其中頗多優秀之作。這證明瞭我們實行博士生  制度是成功的,對推進學術研究起了積極的作用。   
        對博士論文的作者這一群博士們來說,至關重要的問題是論  文的出版。試想一個青年人坐著冷板凳,開電燈以繼晷,恒兀兀  以窮年,好不容易製造出一篇論文,結果只有幾個人看。他們鬱悶  和失望,不是很自然的嗎?但是,出版又談何容易。哪一家出版社  也不肯斥巨資出版很難有銷路的博士論文。十幾年前,海峽對岸  主持文津出版社的邱鎮宗教授鼎力相助,在大陸同仁的協助下,賠  錢出版“大陸文史哲博士叢刊”,出了百餘種後,無法持續下去,只  好停刊。我個人認為邱教授這種善舉實在是功德無量,將永遠銘  記在我們心中。  
        現在這樣功德無量的善舉又有人開始運作了。這是由兩個機構共同促成的,一個是上海龍華古寺的“華林獎學金”,一個是北京的中華書局。這真是天造地設的好搭檔。同這兩個機構我都有誠摯的友誼。上海的龍華寺,是一座佛教千年古刹,現任住持照誠法師年輕有為,操行冰霜,寺管會副主任王永平居士清明朗照,他們多年來關心當前我國人文科學的發展和研究工作,出版《華林》學術輯刊,舉辦學術講座,在北大等高校設立“華林獎學金”,不能不令人人感到由衷的敬佩。北京中華書局一身正氣,我曾幾次稱之為“中流砥柱”,中華不出一本壞書,在出版界是難能可貴的,這非砥柱而何?我希望這砥柱不被蛀蝕而愈加堅固。在促成這一番功德無量的事業中起重要作用的幾位朋友中,有幾位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應該忘記。“華林”方面是湛如博士,沒有他的努力,這一件事是成不了的.中華書局方面則是書局領導及漢學室的幾位編輯。沒有他們的支持,這一件事照樣是完成不了的。王邦維教授也做了許多推動工作。對以上幾位朋友,我必須表達我最誠摯的敬意與感謝。   
        由於衆所周知不言自明的原因,我們還不能把所有的博士論文都納入我們的文庫中。我希望,年輕的博士們,不管你的論文是否已經納入文庫,都要更上一層樓,鍥而不舍,繼續鑽研,以便取得更新更大的成績。你們都不要忘記李商隱的詩句:“桐花萬裡丹山路,雛鳳清於老鳳聲。”你們要亮出你們清越的鳴聲,與全國人民一起共慶升平。
                    2003年1月23日

如果您對本書籍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撰寫您的意見咨詢!
您的姓名:


您的評論: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顧客評分: 差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