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

 

墉城妙韵—八大女仙的風采

墉城妙韵—八大女仙的風采
書名: 墉城妙韵—八大女仙的風采
作者 劉曉豔
語言 简体中文
國際書號: 9787802540118
地區 北京
年份 2008
出版社: 宗教文化出版社
平均評分: 暫沒評分

緣  起  盧維幹  (1)
總  序  上善若水濟坤幹  詹石窗  (4)
序  言  李宏之  (11)
導  言  女性的魅力,神仙的丰采  (1)
第一章  “滄海成塵等閒事,且乘龍鶴看花來”
    ——麻姑元君  (5)
一、眾說紛紜的麻姑身世  (5)
二、仙緣註定的麻姑升天  (8)
三、麻姑山裏釀美酒,修道成仙濟後世  (11)
四、“滄海桑田”和“東海揚塵”的典故  (13)
五、“麻姑獻壽”的千古佳話  (16)
六、麻姑顯靈,賜人衣食  (19)
七、麻姑元君宮觀的供奉情況與慶典活動  (21)
第二章  “會當淩絕頂,一覽眾山小”
    ——天仙玉女碧霞元君  (28)
一、泰山玉女的神秘身世  (28)
二、子牙封神,兄妹爭山  (32)
三、觀音度脫三姑娘  (35)
四、泰山娘娘的民間傳說和典故  (38)
五、天仙聖母寶誥及靈跡  (48)
六、碧霞元君祠的供奉情況與慶典活動  (51)
第三章 “尋仙向南嶽,應見魏夫人”
    ——紫虛元君魏華存  (63)
一、開派上清魏夫人  (63)
二、“相期陽洛宮,道成攜魏子”  (65)
三、傳奇仙子的動人故事  (67)
四、“白頭始悟頤生妙,盡在《黃庭》兩卷中”  (70)
五、魏夫人經書、詩賦、寶誥及靈跡  (73)
六、紫虛元君宮觀的供奉情況與慶典活動  (77)
第四章 “仙侶荷鋤同采藥,曾是裴航指路人”
    ——君山神姑樊夫人  (84)
一、與丈夫雙雙成仙的樊夫人  (84)
二、夫妻鬥法,夫人必勝  (86)
三、丹砂書字濟蒼生,刺鱷救眾君山島  (88)
四、“藍橋搗藥”  (89)
五、樊夫人詩賦及靈跡  (92)
六、樊夫人宮觀的供奉情況與慶典活動  (95)
第五章 “素手把芙蓉,虛步躡太清”
    ——芙蓉仙子何仙姑  (99)
一、才貌雙全的奇女子  (99)
二、灼若芙蓉出綠波,有緣得度成仙去  (103)
三、自在飛花輕似夢,仙姑仙話美名傳  (108)
四、何仙姑寶卷、詩賦、寶誥及靈跡  (118)
五、何仙姑宮觀的供奉情況與慶典活動  (120)
第六章 “清淨為心皆補怛,慈悲濟物即觀音”
    ——慈航真人觀世音  (126)
一、撲朔迷離的慈航真人身世  (126)
二、功果圓滿,成道升天  (130)
三、“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度人舟”  (135)
四、慈航真人經書及靈跡  (138)
五、慈航真人聖殿的供奉情況與慶典
    活動  (141)
第七章 “綽約離塵世,從容上太清”
    ——清靜散人孫不二  (154)
一、全真清靜派開創者孫不二  (154)
二、毀容苦修見真容,矢志學道功德成  (158)
三、顯赫的女功丹法  (161)
四、孫不二經書、詩賦及其寶誥  (163)
五、清靜散人宮觀的供奉情況與慶典活動  (165)
第八章 “普天均雨露,大海靜波濤”——天後媽祖  (173)
一、“靈妃一女子,瓣香起湄洲”  (173)
二、“湄嶼飛升”  (177)
三、媽祖生平傳說與典故  (179)
四、“傳聞利澤至今在,千里桅檣一信風”  (186)
五、“湄洲供海神,四海祭天妃”  (194)
跋  (213)
 

                          總序:上善若水濟乾坤
    乙酉年春節即將到來的時候,“神仙傳記書系”第一批選題中的兩部書稿發送到我的電腦,我停下正在進行的各種事務,迫不及待地閱讀起來。連續數日,我沉浸在“先睹為快”的感受海洋裏。一片曙光迎面而來,我透過視窗,抬頭遠眺,水天一色的朦朧畫面勾起心中的陣陣漣漪。
    記得l985年我還在攻讀碩士研究生的時候,曾經利用暑假考察了大江南北的許多道教宮觀古跡。那時候,經過“史無前例”文化大革命“野火”狂燒的道教剛剛有了復蘇的跡象。儘管到處屢見古老宮觀的斷垣殘壁,但在考察過程中,我依然可以感覺到飄蕩於斷垣殘壁上空的神仙傳說的催春氣息。時隔八年,當我故地重遊的時候,那種具有催春氣息的神仙故事在鬱鬱蔥蔥的樹木襯托下,像掩映於崇山峻嶺的溪流一樣,由於傳統文化精神的積蓄而湧動著一種百折不撓的生命活力。
    從河南省鹿邑縣的老君“升仙台”到陝西省周至縣終南山的宗聖宮,從四川省大邑縣的鶴鳴山到江西省龍虎山天師府,從河北省邯鄲市郊的呂翁祠到北京白雲觀,從江蘇省茅山的神霄宮到上海城隍廟,從浙江省天臺山桐柏觀舊址到武夷山的桃源洞,從杭州西湖邊上的葛嶺到中嶽嵩山的啟母石,從成都灌縣的二郎廟上的西安的八仙宮,我的步履每經一處似乎都踏在“神仙腳印”上,這種腳印雖說已經有些模糊,但卻讓人感到一種堅實、一種力度。因為具有符號意義的“神仙腳印”不僅是道教生命意識的載體,而且是芸芸眾生“消災祈福”願望的表徵。
    如果說對道教名山宮觀的多次實地考察使我意識到神仙文化傳統的源遠流長和內容的豐富多彩,那麼鄉村的生活薰陶則使我切實感觸到神仙文化的深厚民俗基礎。青藤、老樹、牛群、祭壇,小橋、流水、神轎、香燭,一組組蒙太奇般的意象從我的腦際閃爍而過,使我萌發了編纂“神仙傳記書系”的念頭。我盼望著有一天夢想能夠成為現實,激情與理性的交織能夠澆灌燦爛的文化花朵。
    四周轉的自然節律終於展露了歷史的契機,當二十一世紀的鐘聲在太空回蕩之際,我被香港蓬瀛仙館道教文化資料庫聘為學術委員。在四年多時間的工作中,我也深深感覺到蓬瀛仙館是一個非常重視文化建設和慈善工作的道教團體。本著服務社會的精神,蓬瀛仙館的歷任館長、理事積極推動道教文化的研究與弘揚工作。l999年至2002年,道教文化資料庫作為蓬瀛仙館一項文化品牌獲得廣泛矚目;2003年至2004年,蓬瀛仙館在繼續完善道教文化資料庫的基礎上,推出了”道教文化”系列叢書的宏偉構想。接到蓬瀛仙館工作人員通過電子郵件發送來的關於系到叢書的框架之後,我相當振奮,因為在十多個系列叢書的框架中就包含了“神仙傳記”,我敬佩蓬瀛仙館館長及各位理事的高瞻遠矚和獨具慧眼。一段時間的考慮之後,我向蓬瀛仙館理事會提出了“神仙傳記書系”的具體選題。經過道教文化資料庫學術委員會的討論,“神仙傳記書系”納入了蓬瀛仙館文化建設的整體工作規劃之中。2004年末,蓬瀛仙館新一屆理事會確認了“神仙傳記書系”的基本路向和實施方案,採取了有力的措施予以支持。
    “神仙傳記書系”選題的內容乃基於悠久的歷史積澱。如果進行一番追溯,我們會發現,中國的神仙思想是源遠流長的。根據考古資料以及地下發掘的文物可知,早在上古時期,中國先民就有了神靈崇拜的觀念。《說文解字》謂:“神,天神引出萬物者也,從示,申聲。”照此,則最初的“神”是存在於天上的一種超越人類的力量,它的功能是“引出萬物”。所謂“引出”意味著“生”。因此,古人心目中的“神”實際上具有萬物化生的母體意義。既然能夠生化萬物,那就意味著“神”的功能大大超越了人的能力,因為人類儘管能夠製造工具甚至發明器物,但此類東西都沒有智慧;而神所“引出”的萬物之中還包括人類以及那些能夠奔跑嚎叫的動物;可見,在先民的心目中,“神”的功能要比人大得多。甚至可以說,人所無法實現的功能最終由神來實現了。
    在上古先民的文化世界中,除了“神”之外,尚有“仙”的觀念。上古時期“仙”寫作“企”。《說文解字》解釋仙的意義時稱“人在山上鬼”。這個“兒”乃是“貌”的古字。根據許慎的這種解釋,“企”是象形,表示的是人在山上的樣子。引申而言,“企”有高舉上升的意蘊。仙在古代又作“倦”,《說文解字》謂“長生仙去”者為倦。《莊子•天地》說:“千歲厭世,去而上仙。”可見,仙的本義一是指長壽,另一是指輕舉上升。在漢代,仙字已行世,它指的是遷入山之老而“死”者。這說明在很早的時候,就有進山隱修的人,他們站在山巔,周圍雲彩飄動,仿佛輕舉上升于雲天。在先秦古籍中,“神”與“仙”有比較嚴格的區分,但到了秦漢時期,神與仙開始連稱,彼此的界限漸趨於模糊。《史記•封禪書》載:“其明年,東巡海上,考神仙之屬,未有驗者。”這裏所講的“東巡”是指秦始黃率領眾官往東方海上巡視,可見最遲在戰國末期,神仙已經連稱了。就結構來講,“神仙”是一個片語,既可以當作並列片語看,也可以當作偏正片語看。就並列的角度而言,“仙”是超人的升格,因為有超人的功能,所以能夠與神比肩;就“偏正”的角度而言,“神”作為“仙”的修飾,而落腳點則在“仙”字上。當“神”成為“仙”的修飾語時,“仙”的屬性便通過“神”的功能而顯示出來。這時的“仙”是指那些具有超越凡人功能的特異者。道家的所謂神仙,側重于後一種意義,它反映的是先民的壽老追求和擴展能力的願望。
    丙漢之際,神仙故事已經開始結集流行,影響最大的算署名劉向撰的《列仙傳》。該書通過幾十個仙人形象的塑造,試圖向人們表明:仙門常開,心誠則靈。雖貴賤有別,但仙法平等。這部專集不僅是道教神仙故事的來源,而且在爾後道教學者編纂神仙傳記過程中產生了示範作用。東漢以後,隨著道教組織的壯大,神仙傳記逐步增加。魏晉六朝時期,比較有代表性的有《神仙傳》、《洞仙傳》等;隋唐以降則有《墉城集仙錄》、《仙苑編珠》、《三洞群仙錄》、《續仙傳》、《漢天師世家》、《曆世真仙體道通鑒》等近百種。從流行於世的資料看,歷代的神仙傳記既有合傳,也有個傳,其形式不拘一格。如此眾多的文獻無疑為我們當今編纂“神仙傳記書系”提供了豐富的文化資源。
    從表面上看,各種神仙故事傳說或許顯得離奇甚至“荒誕”,但在深層次裏卻儲存著先民力圖克服生命局限的決心,蘊涵著人格完善的理想追求,表現著道教“尊道貴生,自然和諧,修養性命,延年益壽,慈心濟世,止惡揚善”的思想旨趣和探索宇宙奧秘的精神。從神仙故事裏,我們既可以看到道德修行的積功善報,也可以體驗長生成仙的養生形式,又可以領略中國先民詩化生活的審美情趣。從這個意義上說,神仙故事乃是中國先民“真善美”三合一的精神原鄉。這個精神原鄉具有多種多樣的表現方式和滿足不同層次人群需要的文化乳汁。當你進入這個精神原鄉的時候,你可以舒緩疲憊的身心,你可以找回被俗塵蒙蔽的“本真”,你可以發現那長期被冗雜事務所掩蓋的自然詩性,你可以重新開啟智慧創造的源泉,從而昇華自己的生活境界。
    然而,由於歷史的原因,古代的神仙傳記已經難以適應當今社會的需要。一方面,古代的神仙傳記採用的文言形式使一般讀者在閱讀時頗感困難;另一方面,古代的神仙傳記在內容上也存在著不合時宜的因素。故而,如何發掘古代神仙傳記的資源,從現代生活的修真立場進行理性審視和鑒別,推陳出新,這是當代道教文化研究工作中的一項重要課題。從當代讀者的角度考慮,本叢書每一個選題將以道教文獻和田野考察資料為基礎,在思想上注重發掘社會文明與健康的有益資源,在形式上力求生動活潑,話語流暢,希望這能夠為廣大讀者所喜聞樂見。
    就發展的立場來看,神仙傳記本來就是一個開放的系統。因此,書稿的選題將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加。為了保證書稿的品質,本叢書每一個選題的作者都經過了嚴格的挑選,其中既有數十年研討道教文化的著名專家,也有在道教文化研究方面訓練有素的年輕博士,既有中國內地的學者,也有港臺地區的行家,相信這個群體的精誠合作可以實現既定目標。
    俗話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寫到這裏,我情不自禁地想起業師卿希泰教授和中國道教協會原副會長陳蓮笙大師等許多道教文化界的老前輩,他們的悉心指導和諄諄教誨,使我鼓足勇氣,增強了力量;我也想起了《道教文化資料庫》總編、師兄陳耀庭教授以及華東師範大學宗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劉仲宇教授等許許多多道教文化研究專家,他們的鼎力支持,使套叢書的構想得以逐漸完善。
    難忘蓬瀛仙館各位前輩、各位理事在香江之畔的囑託,難忘他們為了這套叢書的付諸實施所做出的巨大努力,難忘中國道教協會、港澳臺道教界朋友以及海外道教組織、道教學者長期以來給予的精神鼓勵,難忘宗教文化出版社社長陳紅星博士在叢書策劃與具體實施過程中所付出的辛勞。
    當東方現出魚肚白,陣陣鑼鼓之聲過後,我走到書架邊,取出一個珍藏已久的紙包,昔日登臨終南山的隨想作——《上樓觀台》短詩映入眼簾:
    矗立終南,
    一覽秦川。
    茫茫寰宇,
    盡在一樓觀。
    觀太空星環,
    觀天下文章,
    觀生老病死,
    觀苦辣酸甜,
    觀古往今來,
    觀人間惡善。
    大道泛兮滌污濁,
    上善若水濟坤幹
    我回味著詩中的感受,仿佛再度登臨樓觀台。我不知道“歷代真仙”是否每月來到樓觀台聚會,但我相信貫注著“上善文化精神”的神仙故事傳說在經過時代的理性鍛鑄與道德洗禮之後將展現出更加獨特的生命風采。
                      廈門大學宗教學研究所所長
                                         詹石窗
                       丙戌年二月十五日晨曦初露之時
                            修訂于廈門大學童蒙齋

 

                               序言
    重視女性、女德,是道家學說和道教文化一貫的價值觀念。對女性的尊崇也成為道教的鮮明特色之一。
    道教的神仙譜系中有大量的女性神仙。這些女仙的事蹟或傳說既凝聚了古代人民對生命和生活的美好願望,也積澱了深厚的道教文化內涵,為道教和中國傳統文化增添了絢麗斑斕的色彩,在中國民間廣為流傳,影響深遠。
    劉曉燕博士在其《墉城妙韻——八大女仙的風采》(以下簡稱《墉城妙韻》)導言中所說,這些女仙“能知天下得失,察人間善惡,懲惡揚善,扶弱濟貧,或給人送子傳後,祛病消災。她們道術高超,法力無邊,但也不乏世人的情感意趣;她們不食人間煙火,卻為黎民蒼生降下吉祥、安寧和歡樂。她們是一群最能體現中國古代女性賢德、智慧與能力的美麗的神靈。”因此,為這樣的一群女仙譜寫傳記,把她們的神仙丰采、修道經歷和濟世傳奇介紹給更多的人,傳播得更加廣遠,也是一件功德無量的樂事。
    《墉城妙韻》從女仙雲集的墉城仙境選取麻姑、碧霞元君、孫不二和媽祖等八位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其選擇的標準體現了作者的法眼孤詣:這八位出於不同時代的女仙都是經過精誠持久甚至艱苦卓絕的修煉才是最終超越凡塵成為神仙的,且她們位列仙班之後都為濟時救世而不遺餘力、慈航普度。所以,瞭解她們的修道法門,知悉她們的濟世功德,於當今時代之世道人心,將有補焉。
    我於《墉城妙韻》先睹為快,覺得此書在以下方面具有顯著的特色:
    其一,圖文並茂。書中根據每一位元女仙的具體內容,配有近百幅相關的插圖,圖從文引,文因圖妙,相得益彰,足以使閱讀成為輕鬆愉悅的精神旅行,仿佛墉城仙境如在目前。
    其二,故事性強,融知識性與通俗性于一體,適合各種層次的讀者閱讀。《墉城妙韻》既給我們講述了一個個動人的女仙傳說和故事,也非常注意發掘這些世代累積的女仙傳說中的道教文化積澱,讓讀者在閱讀故事的時候也能增長知識,提高審美鑒賞能力。
    其三,虛實結合,處理得當。處理虛實是神仙傳記編寫中比較難以把握的問題。因為,既要敍述神仙的傳奇故事,又要合情合理,不能荒唐不經。作者在生動地展示五彩繽紛的神仙世界和神異離奇的女仙事蹟的同時,比較注意對這些女仙追根溯源,理清神仙傳說的世代演變的軌跡線索。
總之,《墉城妙韻》為我們呈現了一個絢麗多姿的女仙世界,讓我們感受到了道教女仙的神仙丰采和女性魅力,這是一本美麗的書,也是道教文化研究中的一部有益之作。
                       香港蓬瀛仙館理事長
                     弘道委員會主席
                            李宏之
                    謹識於香港蓬瀛仙館
                         2007年8月8日


導言——女性的魅力,神仙的風采
    尊重女性、重視女德、崇尚陰柔之美,是老子所開創的道家思想的一個突出特點。研究《老子》及道家思想的人,都特別重視探究“道”之原型意蘊。馮友蘭先生認為“所謂道,是指一切事物所由以生成者”,牟鐘鑒先生說得更明確:“老子哲學脫胎於母系氏族的宗教崇拜,特別是女性生殖崇拜……《老子》書中常用女性生殖器或母體形容道”;《老子》“是真正的女性哲學,它推崇的是陰柔之性。”“老子是自覺意識到男性智慧的弱點和重新發現女性智慧和品德的偉大作用的第一位哲學家,他正是由於著重提煉和發揮了女性之德,才形成了具有鮮明個性的主陰哲學。”一些西方學者從中西文化比較的視角來解讀“道”的象徵旨趣,其結論往往也與此殊途同歸。如愛德華•赫伯特的《道教筆記》一書,把老子的“道”概念和西方神話學及宗教史學中的“大母神”(the Great Moteer)概念作了對比分析,認為“道”乃是原始母神的一種隱喻表達。所以有人說老子哲學在一定意義上是女性化的生命哲學。
    與道家思想一脈相承,作為中華民族的本土宗教,道教素來“樂生而惡死”,並有“仙道貴生”的著名經句。道教經典《老子想爾注》在闡釋老子《道德經》“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的思想時,從貴生角度將其發揮為“道大,天大,地大,生大”,並指出:“四大之中,所以令生處一者;生,道之別體也。”這種珍惜生命、樂生惡死的生命倫理觀念,使得道教十分關注和重視人類自身的生殖、繁衍問題。道教在人類生育問題上有許多獨到見解。道教生育觀以陰陽平衡思想為其理論基石。《太平經》雲:“天地之性,半陰半陽”,“故男不能獨生,女不能獨養”。基於這一認識,《太平經》強烈反對歧視婦女、殘殺女嬰的陋習,稱“今天下失道以來,多賤女子,而反賊殺之,令女子少於男,故使陰氣絕,不與天地法相應……災害益多,使王治不得平。”這些思想也體現在道教的神仙譜系中,一些專司生殖或與生育有關的女仙,如西王母、九天玄女、碧霞元君、後土娘娘等,都是廣受人們崇拜的道教神祇。
    道教的神仙譜系中有大量的女性神仙,這種現象是道教尊崇女性的具體而豐富的體現。道教神仙譜系的“三仙”、“九品”中均有“成仙真”的女性。女仙在各級仙品類位等次中皆有一席之地。西漢劉向撰《列仙傳》二卷,其中涉及的女仙有江妃二女、鉤翼夫人、毛女、女丸等。東晉葛洪《神仙傳》的卷四、卷七兩卷大部分都是描述女仙的神異事蹟,其中太陽女、太玄女、太陰女、樊夫人、東陵聖母、程偉妻等女仙故事後來都在民間流傳甚廣。宋朝張君房纂輯的《雲笈七籤》卷一百十四、一百十五、一百十六共三卷是專門為女仙撰寫的,輯錄了西王母以及其他二十五位修煉成仙的女子。元代趙道一修撰《曆世真仙體道通鑒後集》六卷,較為系統地記載了一百二十位元女仙的事蹟,傳述九華真妃、媽祖、麻姑、巢湖太姥、素女、采女、女九、麻婆、紫姑神、嫦娥、湘君、臨水夫人、巫山神女、華岳神女、阿仙姑、耿仙姑等修行積善的功德和得道成仙的傳奇經歷。
    《墉城集仙錄》是道教史上第一部較為系統的女仙譜系著作。唐代著名道士杜光庭編撰,全書六卷,專錄女仙,記述了漢魏以來廣為流傳的三十八位女仙的事蹟。所謂”墉城”,就是仙境,在“龜山之春山,西那之都,昆侖玄圃,閬風之苑,有金城千重,玉樓十二,瓊華之闕,光碧之堂,九層玄台,紫翠丹房,左帶瑤池,右環翠水。其山之下,弱水九重,洪濤萬丈,非飆車羽輪不可到也。所謂玉闕暨天,綠台承霄,青琳之宇,朱紫之房,連琳彩帳,明月四朗,戴華勝,佩靈章,左侍仙女,右侍羽童,寶蓋遝映,羽旂蔭庭。軒砌之下,植以白環之樹,丹剛之林,空青萬條,瑤幹千尋,無風而神■自韻,琅琅然皆九奏八會之音也。”西王母就是這個華美絕倫、逍遙出塵的墉城仙境的主人,西王母“體柔順之本,為極陰之元,位配西方,母養群品,天上天下,三界十方,女子之登仙得道者,成所隸焉。”所以後來人們便把“墉城”作為女仙聚集的仙境的代名詞,各個時代得道飛升的女仙最後都像百川歸海般彙聚到墉城仙境。墉城女仙們在西王母的帶領下,修身養性,長生久視,能知天下得失,察人間善惡,懲惡揚善,扶弱濟貧,或給人送子傳後,祛病消災。她們道術高超,法力無邊,但也不乏世人的情感意趣;她們不食人間煙火,卻為黎民蒼生降下吉祥、安寧和歡樂。她們是一群最能體現中國古代女性賢德、智慧與能力的美麗的神靈。
    現墉城之妙韻、展女仙之丰采,這是本書寫作的願望,但遺憾的是,這個仙子雲集的“女兒國”花團錦簇,五彩繽紛,“亂花漸欲迷人眼”,每一位女仙都自有她獨特的神韻魅力,本書卻因為篇幅的限制而無法將她們一一展現在讀者面前,最終只能選擇八位君(“元君”是道教對女仙的尊稱,明朝彭大翼《山堂肆考》的《女仙》條曰:“男之高仙曰‘真人’,女曰‘元君’。”有時候,女仙亦稱“真人”),她們分別是:麻姑、碧霞元君、魏夫人、樊夫人、何仙姑、慈航真人、孫不二和媽祖等。這八位女仙儘管時代不同、經歷各異、所司有別,但都是經過精誠持久的修煉而超越凡塵成為神仙的。她們是墉城女仙的最有特點的代表,通過她們,我們可以十分生動地瞭解那個神秘的墉城仙境中仙子們的女性魅力和神仙丰采。
 

如果您對本書籍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撰寫您的意見咨詢!
您的姓名:


您的評論: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顧客評分: 差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