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

 

月下老人

月下老人
書名: 月下老人
作者 周濯街
語言 繁體中文
國際書號: 9573607700
地區 臺北
年份 2002
出版社: 國家出版社
平均評分: 暫沒評分

自序  (001)
楔子  (005)
一、陰陽化萬物,男女配夫妻  (015)
    一場濤天大水之後,凡間僅剩下伏羲、女媧兄妹二人。為了繁衍後代,靈龜勸他們匹配夫妻。妹妹不願意,提出了種種看似辦不到的要求,結果伏羲都一一辦到了,女媧知道這是天意……
二、天長地久長不大  (033)
    也不知是名字起得不合適,還是近親結婚的緣故,天長、地久說什麼也長不大。到了二十幾歲仍然像兩個孩子,女媧只好把繁衍後代的希望寄託在用泥土造成的人上。天長、地久並不是長不大而是不能長大,因為他們是月光童子投胎轉世。
三、花好月也圓,百年好合難  (051)
    百年、好合與常花、常月一見鍾情。沒想到當百年、好合的父親到常家去提親時,常花、常月的父親竟一口回絕了——原因很簡單,宋家除了筷子夾骨頭三條光棍外一無所有。
四、至死難了雙思情  (069)
    死不暝目的百年、好合,認為人間這種只認金錢,不認人情、親情、愛情的婚姻太不可理喻。「下輩子寧可變禽獸,也要了卻那自由匹配的心願。」
五、為禽並不比為人輕鬆  (087)
    人有人的難處,禽獸也有禽獸的難處。哥哥變成的毛驢被一個獨門獨戶的磨房買走了,不要說自由匹配,哪怕是見一次別的毛驢也是難上加難。弟弟變成的公雞被一個化緣的尼姑化到尼姑庵司晨去了……
六、說索道繩,做人最難  (107)
    好合不想再變家禽,也不想再變人。因為家禽和人都受約束,只有變成誰也管不著的野獸,才能獲得真正的「婚姻自主、戀愛自由」。百年則決定下輩子再投人胎,且立志要為凡間的男婚女嫁、姻緣匹配做一點好事,為有情男女們做一點有益的事情。
七、龍鳳呈祥,夢月懷子  (121)
    一個八月十五之夜,秦俊仙夢見月亮從天上掉下來了,便伸手去接。沒想到那月亮剛一上手,便像小玻璃球似的蹦進了她的肚子裡去了……
八、愛神情種兩相宜  (139)
    月光童子再次投胎轉世後,其父東方博文為他起名為東方恩,字因緣,號愛神。小因緣自小聰明伶俐,讀書過目不忘。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小因緣對情歌、情詩、愛情故事情有獨鍾。與衆不同的「情趣」使小因緣動筆即寫情詩,開口就講愛情故事——一個不折不扣的「小情種」。
十五、白馬顯靈創奇蹟  (261)
    兩位倩娘相見,長得一模一樣。別以為這是天下奇聞,更奇怪的是兩位倩娘相見後居然合為一體……而奇蹟的創造者竟是一匹白馬……
十六、小小玩笑,大大的代價  (281)
    思父心切的小女孩同白馬開玩笑說,如果白馬能將父親接回來,就嫁給牠做妻子。白馬點了點頭,不幾天就把她的父親接回來了。從此後,白馬天天纏著小女孩要娶她為妻。小女孩的父親一氣之下把白馬殺了,將馬皮曬在樹上……
十七、馬頭娘娘的生死戀  (297)
    養蠶人敬馬頭娘娘為蠶神,而馬頭娘娘廟內經常有一匹白馬出入。月老細查《婚牘》之後,才知道白馬竟是自己的弟弟好合,馬頭娘娘則是弟媳蠶花姑娘。
十八、先結婚後戀愛  (315)
    古往今來民間流傳著許多難計其數的愛情秘訣、秘方之類的東西。然而,被月下老人用紅線捆在一起的「捆綁夫妻」卻一直沿著先結婚後談戀愛道路走了幾千年。他們從小談到大,從大談到老,到老還在談。
十九、養漢偷人話前因  (333)
    消除感情危機最有效的辦法——培養「情人眼裡出西施」之類的,永不凋謝的美貌。比以貌取人更難辦的是養漢偷人。如何消除此類心腹之患,月下老人自有高招授人……
二十、月下老人的最後心願  (351)
    月下老人發現人世間在男婚女嫁問題上的矛盾層出不窮,且越來越複雜,越來越棘手。月下老人從未擅離職守,一直在為天下有情有緣者牽紅線,也一直在認認真真地改寫中華民族的愛情、婚姻悲喜劇的腳本。
尾聲  (369)
後記  (371)
 

自  序——情有可原說愛神
    「啊!謝天謝地,丘比特之箭終於射中了我!」每當我看到熱戀中的年輕人,作此感慨時,心裡便不是滋味:為什麼會捨近求遠,置「東方愛神」——月下老人於不顧,偏要去感謝西方愛神丘比特呢?想必是由於俗稱「月下老人」的東方愛神一直名不見經傅,而西方愛神丘比特卻早已透過文字、繪畫、電影、電視等多種途徑「侵入」東方之故吧若果直如此,那麼對本土文化不甚明瞭的年輕人「錯把揚州作汴州」也是情有可原的。
由於東西方文化上的差異,其愛神形象也截然不同。在西方的古代繪畫、雕塑中,丘比特的形象,一直不太確定:時而塑造成一個腋下長著翅膀,肩上揹著箭袋,活潑瀟灑的英俊少年;時而又是個調皮搗蛋,寸絲不掛的裸體頑童。也不知是因為丘比特「嘴上無毛,辦事不牢」之故,還是別的什麼原因,他往往將那種可以施放愛情的神箭,隨心所欲地到處發射——凡是被他用金箭射中者,便會立竿見影產生出愛情來。一下子便愛得要命,愛得發狂,愛得水深火熱,愛得死去活來,愛得難解難分,恨不能合為一體。相反,若是被丘比恃的鉛箭射中,哪怕你正值青春煥發、血氣方剛,也只能是心裡永遠沈甸甸的,心如止水,冷若冰霜,視異性為怪物,將追求者當作仇敵。
    被金箭射中者,結婚非常迅速,喜新厭舊也來得迅猛,性開放十分徹底——離婚率也居高不下,愛滋病迅速蔓延亦在所難免。被鉛箭射中者,厭惡愛情,奉行獨身主義,不要婚姻,不要家庭,也不愛子女。
    東方愛神月下老人,從形象到舉止,都大不一樣。顧名思義,月下老人便是一位鶴髮童顏,慈眉善目,頗具道骨仙風的男性老者。每當月上梢頭之際,他便穿一件寬鬆長袍,盤腿於古松之下,借助明星皓月之光,專心致志地查閱那部名為《婚牘》的姻緣簿。查出一對,便從布囊內取出赤繩一根,繫住那未來夫婦之足,令其能在吉日和合,且終身不散。月老穩重而老成,無論遇到多少艱難險阻,都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到底。被他繫上赤繩的男女,如兩家有仇,他便負責化干戈為玉帛:若雲天阻隔,縮地無方,或形同陌路,素不相識,他便負責「千里姻緣一線牽」。
    在匹配姻緣時,月老很少讓年輕人神魂顛倒,而重在讓他們白頭偕老;不強求夫妻問的朝朝暮暮,僅僅追求夫唱妻和,百年好合;不像外國人愛得那般熱烈瘋狂,終年廝守,而是中國式的心心相印,天長地久;不要那西方式的只求顛龍倒鳳,雲雨之歡的情愛,但求那東方所獨有的彼此負責,相依為命的恩愛——「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恩情海樣深」即為月老匹配姻緣的唯一宗旨。因此,舊時月老祠遍佈全國。如果「生則建祠,死則立廟」之說無誤,那麼只建祠而不立廟應當是月老永遠活在百姓心中的「物證」了。
    非常不幸的是,有關專家學者認為:月下老人的赤繩與丘比特的神箭有本質區別。因為繩索的引申義是約束或束縛,所以月老手裡的「赤繩」說白了便是用來約束愛情、婚姻、家庭的紅繩子。而中國人的古代「婚約」、現代「結婚證」都是那紅繩子的延伸,約束的繼續,夫權、家規等道德規範則是那約束的擴大。
    相反,丘比特的神箭卻給人一種只需放射,不必控制、回收的自由感。一支箭在手,想射就射,要射向誰就射向誰,真可謂酣暢淋漓,自在逍遙,沒有既定模式,沒有固定目標,也無既定方向,又足見這位英俊少年的漫不經心。至於神箭一經射出,造成的是善果、惡果,還是毫無結果;是喜劇、悲劇,還是悲喜摻半的悲喜劇,就更不是丘比特這位「頑童」的職責範疇-他賜給善男信女們的只有徹頭徹尾的自由。
    無怪乎那些認為自由的愛情高於一切,一切為了愛情的自由者們,喜愛「神箭」而不喜愛「赤繩」,歡迎丘比特而不歡迎月下老人。極具諷刺意味的是:正當為數不少的東方人,以月下老人的《婚牘》、赤繩,曾造成許多「恨不相逢未嫁時」的缺憾、「山盟雖在,錦書難托」的痛苦、「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的悲傷為由,對月老不屑一顧,對丘比特崇拜得五體投地之際,卻有一批為數衆多的西方人,因不堪忍受「自由世界」的金錢、物質、情愛對人性的壓抑,反倒對東方愛神「月下老人」頂禮膜拜。
    更有甚者,他們居然嚮往起東方「百年好合,天長地久」般的婚姻來,並毫不猶豫地認為以心心相印,白頭偕老,夫唱婦和,家庭穩定,天倫之樂為標誌的中國姻緣才是人類情感中最珍貴的東西。甚至不惜觸犯忌諱地稱中國式的家庭為「家庭共產主義」,豈不怪哉!面對這些一反常態的洋人,那些曾以為外國月亮最圓、最亮的國人終於恍然大悟:「原來中國早就有了自己的愛神,我原以為月下老人,不過是俗不可耐的媒人……」
    寫到這裡,筆者不能不慎重地向世人宣告,月老並非婚姻仲介人,而是道道地地的東方愛神。只因中國人將男歡女愛視為一種緣分,將對偶婚配視為神聖姻緣,所以月下老人又被尊為「姻緣之神」。他與雅號伐柯人、紅娘、冰人的媒妁們有「人、神」之分,「天、壤」之別,至於月老姓甚名誰,何方人氏,貴庚幾何,為什麼或怎樣成為東方愛神的」絕非幾句話能說得清,道得明的。這恰恰是筆者決定為月下老人立傳之原因所在。
    我鬥膽寫下了世界第一部東方愛神傳記《月老》。並但願它能對那些渴望瞭解東方文化之神秘的人們有所幫助,也但願這部試圖展示中國人如何處理愛情、婚姻、家庭這一人類最艱難課題的著作,能讓喜愛它的讀者諸君,從中體會到一點愛的幸福、愛的歡樂、愛的痛苦、愛的憂傷。

如果您對本書籍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撰寫您的意見咨詢!
您的姓名:


您的評論: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顧客評分: 差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