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

 

民間秘密宗教經卷研究

民間秘密宗教經卷研究
書名: 民間秘密宗教經卷研究
作者 喻松青
語言 繁體中文
國際書號: 9570812613
地區 臺北
年份 1983
出版社: 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平均評分: 暫沒評分

一、明清時期的民間秘密宗教(代序)  ()

二、《轉天圖經》新探  (三五)

    附《轉天圖經》  (二一)

三、黃天道和《普明如來無為了義寶眷》  (一三五)

四、《無為正宗了義寶卷》(上卷)研究  (一八七)

五、新發現的《佛說利生了義寶卷》  ()

六、黃德輝《皇極金丹九蓮正信皈真還鄉寶卷》初探  (二一三)

七、解析《觀音濟度本願真經》  (二五一)

  ——一部假借觀音大士宣傳民間秘密宗教教義的經卷

八、浙江長生教和《衆喜寶卷》  (二七三)

九、《法船經》研究  (三二三)

序言:

明清時期的民間秘密宗教,主要包括白蓮教、羅教、黃天教、弘陽教、大乘教、聞香教、八卦教以及它們所派生的各個教派,如無為、龍天、收圓、圓頓、混元、清茶、清水、天理等教。白蓮教從南宋時開始活動,其他教派則出現於明正德以後。民間秘密宗教的組織和勢力,遍及全國,主要分佈於河北、山東、河南、山西、江蘇、安徽、浙江、福建、江西、湖北、四川、陝西等地。其基本群眾是農民、手工業者、礦工、流民、漕運水手、城市貧民等。由於它們教派多、流傳廣,在社會下層擁有廣大群眾,所以社會影響很大。它們的組織、信仰、活動和朝廷及維護朝廷利益的正統觀念有所牴觸,因此被視為邪教。尤其是當社會矛盾尖銳,天災人禍相繼而來的年代,它們常常組織群眾揭竿而起,成為封建王朝嚴重而又頑強的對立面。

明清時期,即使是在經過增刪修飾的各朝實錄裡,仍可看到連綿不斷的「邪教案」,有時幾乎每隔幾年甚至連年都有出現。一次又一次的邪教反叛活動,構成了明清時期社會動亂的特殊內容。元朝的覆滅和明朝的建立,明末農民大起義的序幕——天啟聞香教起義、清嘉慶時攻打清皇宮以及白蓮教五省大起義,都和邪教密切相連。在這些激烈的反抗鬥爭中,民間秘密宗教的領袖和信徒,表現了推翻舊王朝、建立新的理想王國的毅力、勇氣和實力。這還遠遠沒有包括全國各地城鎮鄉村未被發現或者尚未釀成暴力政治案件的秘密宗教的潛伏活動。關於這些活動的內容、規模和影響,今天已經很難作出確切的敘述和估計。但從方志、奏稿、文集、筆記、檔案及殘留的經卷中,仍可見其規模宏大的組織、頑強的生命力以及對下層勞動群眾思想心態所產生的巨大影響。可以說,明清時期的民間秘密宗教,是世界歷史上擁有最多的徒眾、最廣泛的思想影響以及和政治鬥爭最為密切關連的宗教派別。

隨著華僑的外移和中華民族各個文化層次的外傳,明清民間秘密宗教教派也傳往海外,結合當地的社會情況紮根和發展。在國內的教派,隨著歷史的進步,往昔的反抗作用日趨消逝,而其影響雖然衰微,卻並未消亡,它仍擁有它的徒眾。民間秘密宗教的興起和衰落、它對中國封建社會政治發展的作用以及它在中國社會下層文化結構和民眾思想心理方面的影響,都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一)

白蓮教的起源,大約可以追溯到南宋初年。南宋高宗時,吳郡沙門茅子元,自稱白蓮導師,組織了一個融合佛教天臺宗的識法和淨土宗的彌陀念佛等信仰的淨業團體。他們謹戒殺生,嚴避葷酒,茹素念佛,男女一起集會,懺悔修行,號白蓮菜。正統的佛徒視他們為異端,咒罵他們「假名淨業而專為奸穢之行。猥褻不良,何能具道。」後來朝廷以妖妄惑眾罪,將茅子元流放江州,白蓮菜被取締。於是白蓮菜轉入地下活動,在江南各地潛伏流行。

元世祖即位後,於至元十八年三月(一二八一年)對白蓮菜(或作白蓮會、白蓮堂、白蓮道等)發佈禁令說:「照得江南見有白蓮會等名目,五公符、推背圖、血盆及應合禁斷天文圖書,一切左道亂世之術,擬合禁斷。」  武宗至大元年(一三八年),朝廷再次下詔嚴禁,「毀其祠宇,以其人還民隸籍」。但由於一個偶然的原因,白蓮會在仁宗時,一度受到朝廷護持。皇慶二年(一三一三年),由於高麗第二十六代君主沈王益知禮布花的疏通,仁宗發佈了護持白蓮教的聖旨。這位高麗君主和仁宗頗為友好,常住在宮廷裡,他和白蓮居士來往密切。這種人際關係使白蓮會的處境和地位有所改變。但是好景不長,至英宗時,白蓮會再次被禁,從此一直被視作邪教。

白蓮會最初的活動範圍並不很廣。先是在福建的西北地區(元代的建寧路)蓋寺聚眾,後來傳佈至江西和浙江。江西的鄱陽湖沿岸和浙江的西南部,成為白蓮會活動的中心。這些地區在宋代摩尼教很流行,摩尼教也被朝廷視為異端而遭禁。白蓮會和摩尼教這兩個邪教教派,在潛伏傳教的過程中,相互影響吸取。它們又和當時流行於北方的彌勒教相結合,逐漸發展成為一個新的民間秘密宗教教派,即號稱「彌勒當有天下」的白蓮教。傳教的範圍,也擴展至長江以北、淮河流域及河南一帶。這時的白蓮教,比之南宋的白蓮菜和元代的白蓮會,擁有更多的信徒。由於吸取了摩尼教和彌勒教中的異端思想,它的教義也開始豐富並具有明顯的叛逆性。明清時期的白蓮教,基本上承襲了元末的白蓮教,是它的延續和發展。

(二)

元末,由於階級矛盾激化和社會秩序混亂,白蓮教大盛。當時各地人民紛紛聚集,反抗朝廷統治。樂城人韓山童,繼承祖父的宗教事業,組織白蓮會,倡言「天下大亂,彌勒佛下生」,在河南、江淮一帶,吸引了成千上萬的徒眾,組織並建立紅巾軍。

明太祖朱元璋曾經是紅巾軍的成員。但至正二十六年(一三六六年)進攻張士誠時,他發佈榜文,攻擊白蓮教徒是:「誤中妖術,不解偈言之妄誕,酷信彌勒之真有,聚為燒香之黨。根據汝穎,蔓延河洛。妖言既行,凶謀遂逞。焚蕩城郭,殺戮良民。所在生靈,茶毒萬狀。」朱元璋立場的改變,反映了他從農民起義領袖向封建統治者的轉化。他即位後,即採取李善長的建議,詔禁白蓮社和明尊教。《大明律.禮律》中<禁止師巫邪術>條規定「妄稱彌勒佛、白蓮社、明尊教、白雲宗等會,一應左道亂正之術。或隱藏圖像,燒香惑眾,夜聚曉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為首者絞,為從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

朝廷的詔禁,並未中止白蓮教在各地的活動。從洪武至永樂年間,白蓮教反抗明王朝統治的鬥爭,一直未輟。如洪武六年(一三七三年)湖北蘄州的王玉二、羅田的王佛兒,洪武十九年(一三八六年)江西新淦的彭玉琳,洪武三十年(一三九七年)陝西漢中李普治,永樂七年(一四九年》陝西沔縣的金剛奴和湖南湘潭的李法良,永樂十六年(一四一八年)河北昌平的劉化。他們或稱彌勒,或作白蓮會,聚眾謀反。這些活動大都十元末白蓮教起義的餘波。

永樂至正統年間,是白蓮教活動的低潮時期,稱彌勒下凡聚眾謀反的公開行動逐漸減少。但在洪熙、宣德年間,實錄上又記載了山東、陝西、江蘇、河北、江西等地一些所謂妖僧、妖賊、妖人、或自稱轉輪王出世、或自稱李老君、七佛祖師,「妄談禍福,聚眾謀亂」。這些都是民間秘密宗教的活動,但它們的教派是否屬於白蓮教,尚待考察。

從景泰年間開始,白蓮教的活動逐漸和流民相結合。如景泰六年(一四五五年),淮南霍以上參見《明宣宗實錄》:宣德五年一月戊申、七月甲辰,宣德六年四月丙辰,宣德九年二月乙亥,宣德十年三月丙申、十一月壬申等條。丘趙玉山,「潛以妖術煽惑流民謀亂」。正統至成化年問的荊襄劉通、石龍和弘治十八年(一五五年)河南趙景隆起義,都以流民為基本群眾。

正德年間,山西崞縣白蓮教首領李福達,宣稱「彌勒佛空降,當主世界」,和叔父李鉞、王良謀反。事發戍山丹衛,不久逃還,改名李午,於陝西洛川倡彌勒教。他的徒弟惠慶、邵進祿,曾起兵攻陷洛川和宜川、白水等地。後來李福達又改名張寅,和他的幾個兒子在北京以黃白術得到武定侯郭勛的器重。李福達挾有《太上元天垂文秘書》,自稱「我有天分」。結果郭勛受到朝臣的揭發攻擊,說他有叛逆的陰謀,掀起了反映黨爭的巨案——李福達案。李福達家族世代傳習白蓮教,他的祖父曾參加過劉通、石龍起義。他的孫子李同,是嘉靖四十五年(一五六六年)破獲的四川白蓮教教首蔡伯貫的師父。這是明代重要的白蓮教世家。

明中葉時,白蓮教還深入西南少數民族地區和漠北邊境的蒙族地區。正德十年(一五一五年),雲南鳥蒙芒都普法晉造反,稱蠻王,倡彌勒出世。漠北的白蓮教徒大都是流民,他們為了求生和逃避朝廷的搜捕鎮壓,在蒙、漢兩族人民混居的邊境聚集,開墾土地,從事商業,逐漸建立了村落和城鎮。隆慶初,居民已達五萬人以上,「其間白蓮教,可一萬人」,開墾「良田數萬畝」。他們並向蒙族人民傳授建築、醫藥、造船、農業等科學技術,對發展當地生產以及漢、蒙兩族人民的文化交流,作出了貢獻。

(三)

嘉靖、萬曆時,民間秘密宗教有了新的發展。當時教派林立,如雨後春筍。這一宗教領域中出現的新局面,和明中葉社會思潮發展變化的形勢相關。明中葉開始,出現了帶有沖破網羅、獨立思考傾向的新思潮。這一思潮雖有很大的局限,卻是啟示思想解放和個性發展的先兆和萌芽。它的代表人物是王守仁。王守仁有著極為堅定的鞏固社會秩序從而加強王朝統治的信念。同時,他又強調個人的自我意識和覺醒。他是用喚醒良知的辦法去勸導人們,使他們成為封建王朝自覺和堅定的擁護者。實質上本是維護儒學綱常倫理的說教,卻閃出了啟發智慧的光輝。王守仁的學說掀起了一次巨大的儒學普及運動。然而,這一運動對他來說雖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又有他始料未及的後果,即由於儒學的普及,促進了大眾的文化和智力,以及因「致良知一思想引起的懷疑古賢古聖的獨立思考精神,必然導致和傳統的綱常倫理及封建的專制統治相牴觸的異端思想的出現。明中葉以後的社會思想文化狀況,完全證實了這一點。

上述社會思潮,在宗教領域中也有所反映。民間秘密宗教新教派的創立,就是宗教徒在神的世界中的創新和變革。例如羅教的創立者羅清,敢於從佛教的南禪臨濟宗中分化出來。他著經立典,打破了宗教經典的神秘性和少數特權人物的壟斷。羅清的作為,為其他民間秘密宗教教派首領人物所仿效,他們紛紛創立自己的新神,設想自己的天國,寫下本教的經卷,突破了舊宗教的束縛和框模。

羅教出現於明正德年間,嘉靖、萬曆時迅速發展。創教人羅清,又作羅靜、羅懷等。英宗七年(一四四三年》生於山東萊州即墨,十四歲投軍,隸北京密雲衛古北口軍籍。退伍後曾拜臨濟宗寶月和尚、無淨禪師為師,後創羅教。著有《苦功悟道卷》、《嘆世無為卷》、《破邪顯證鑰匙卷》(上、下冊)、《正信除疑無修證自在寶卷》、《巍巍不動泰山深根結果寶卷》五部經卷,簡稱五部六冊。羅清在明清民間秘密宗教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很多教派都監中吸收教徒,甚而進行策反活動。

弘陽教的主旨,主要是講「紅陽劫盡,白陽當興」,宣傳劫變思想。《混元紅陽顯性結果經》說:「現在釋迦佛掌教,為紅陽教主。過去青陽,未來才是白陽。」白陽是理想中的極樂世界。

大乘教,嘉靖時出現,創教人不詳。初以北京黃村保明寺為中心,奉正統時女尼呂姓為教主(稱呂牛〕。隆慶時,該寺女尼歸圓,仿羅清五部六冊作大乘五部六冊(《銷釋犬乘寶卷》、《銷釋顯性寶卷》、《銷釋圓覺寶卷》、《普度新聲救苦寶卷》、《銷釋收圓行覺寶卷》〕。卷中以羅祖口吻說教,信奉無生老母、無極老祖等,宣傳大乘佛教思想。萬曆年間,薊州王森創聞香教,有東大乘教之稱,因此稱保明寺的大乘教為西大乘教。

聞香教,創教人王森,原籍順天府薊州人,後住灤州石佛莊,自稱得妖狐異香,倡聞香教。教徒遍佈河北、山東、河南、陝西等地,有大小傳頭及會主等稱號。各地傳頭每年向王森輸錢,稱為「朝貢」,又有飛籌竹簽,傳遞消息,一日數百里,已初步建立了系統的財政管理機構和系統的通訊路網,儼然一獨立的宗教王國。萬曆二十三年(一五九五年〕,王森被捕,用賄得釋,入京師結交外戚中官,繼續傳教。萬曆四十二年(一六四年),再次被捕入獄。五年後,死於獄中。他的兒子王好賢和徒弟徐鴻儒、於弘志等人,繼續其事業,徒黨益眾。

天啟二年(一六二二年)組織起義,徐鴻儒稱中興福烈帝,建元大乘興勝,不久失敗,徐鴻儒和王好賢相繼被明廷捕獲處死。徐鴻儒臨刑前日:「我與王氏父子經營天下二十餘年,按籍而數,吾法門弟子已逾二百萬。」可見其聲勢。

以上所述,是明代正德以後民間秘密宗教教派中的幾個大宗。這一時期教派林立,名目繁多。萬曆四十三年(一六一五年)禮部請禁邪教奏文,提出了「涅槃教、紅封教、老子教、羅祖教、南無教、淨空教、悟明教、大成無為教」等名稱,並說:「皆諱言白蓮之名,實演白蓮之教」。明末大乘圓頓教著名經卷《古佛天真考證龍華寶經》中〈天真收圓品〉所列教名計有:紅陽、淨空、無為、西大乘、黃天、龍天、南無、南陽、悟明、金山、頓悟、金禪、還源、大乘、圓頓、收圓十六種。當時民間秘密宗教的名目,實際上遠不止此。儘管各個民間秘密宗教教派創立之初,各有特點,而且有的還在它們的經卷中攻擊白蓮教(如羅教)。但是,它們的教旨、組織、群眾基礎、活動方式等方面,確和白蓮教大致相同,而且愈到後來,各個教派之間愈加融合,各自的特點多相混淆。教派的名達百餘種,而且差別日小。如

志槃:《佛祖統記》卷四十七。 

《大元通制條格》卷二十八<禁書>

《元史》卷二十二<武宗本紀>

《元史》卷二十五<泰定帝記>

《元史》卷四十二〈順帝本紀〉。

《勝朝遣事》卷二。

王世貞:《名卿續記》卷三〈李善長傳〉。

以上參見《明宣宗實錄》:宣德五年一月戊申、七月甲辰,宣德六年四月丙辰,宣德九年二月乙亥,宣德十年三月丙申、十一月壬申等條。

《明代宗實錄》景泰六年四月戊寅。

《罪惟錄》卷三十一。

《明史》卷二<唐樞傳>

瞿九思:《萬曆武功錄》卷七,<俺答列傳>下。

方孔炤:《全邊略記》卷二,<大通略>

《兩朝從信錄》卷二十一。

《明神宗實錄》萬曆四十三年六日庚子。

如果您對本書籍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撰寫您的意見咨詢!
您的姓名:


您的評論: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顧客評分: 差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