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

 

南華經解

南華經解
書名: 南華經解
作者 宣穎(清)
語言 简体中文
國際書號: 9787218058269
地區 廣州
年份 2008
出版社: 廣東人民出版社
平均評分: 暫沒評分

校點說明(1)
序(1)
《南華經解》序(1)
莊解小言(1)
內篇(1)
逍遙遊(2)
齊物論(10)
養生主(25)
人間世(29)
德充符(39)
大宗師(47)
應帝王(61)
外篇(67)
駢拇(68)
馬蹄(72)
膚篋(75)
在宥(79)
天地(87)
天道(96)
天運(103)
刻意(111)
繕性(113)
秋水(116)
至樂(124)
達生(129)
山木(136)
田子方(142)
知北遊(148)
雜篇(157)
庚桑楚(158)
徐無鬼(166)
則陽(176)
外物(184)
寓言(189)
列禦寇(192)
天下(197)
讓王(205)
盜蹠(210)
說劍(216)
漁父(218)

嗚呼!天地開闢以來,世愈積而事愈增。至於綢繆繁飾而無遺者,皆非人之所能為也。一道之精蘊,不至於暢發不止者也。譬之果木,由一仁而發兩菱,由兩菱上達,而千枝萬葉生焉。此千枝萬葉,豈非皆一仁之中之所全蘊而不發不止者乎?特寓之於無而見之於有,人自不克知耳。夫世自鴻蒙以迄周盛,則由根菱而枝葉畢具者也。枝葉蔽芾,不可複剪,人胥悅其燦然。故有世道之責者,亦就燦然者相維持,此聖人之不得已也。夫聖人以精蘊示人,勢必有所不能,而先剪棄其枝葉,則是率天下而獸也。心尤有所不忍,故姑就燦然者為維持,而以其精蘊俟之上智一貫之才,而不敢輕為示。此聖人之體大而思深,為愛天下之至也。後有上智之才出焉,能自窺乎其精蘊,窺之而學未及聖人之大且深也,則不復能有所俟,於是日取而津津道之,道之不已而筆之為書,而反側摹畫之。此莊子所為作也。向使以莊子之才而得親炙孔子,其領悟當不在顏子下。而磨礱浸潤,以渾融其筆鋒舌巧,又惡知其出不違如愚之下哉。不幸而聖人沒,微言絕,百家並噪,無異禽鳥鬥鳴。莊子於是不能自禁,而發為高論綺言,以刪葉尋本,披枝見心,此又莊子之不得已也。後人讀之,乃得倘佯其駘蕩之姿,浩瀚之勢,空靈幻化,殊詭清越,此則莊子之不幸,而後人之幸也。嗚呼,莊子之文,真千古一人也,少時讀《史記》,謂其言洸洋自姿以適己。及覽《李太白集》,稱之曰:“南華老仙,發天機於漆園。”予私心嚮往,取而讀之,茫然不測其端倪也。乃旁搜名公宿儒之評注,不下數十家,而未嘗不茫然也。即郭子玄以此擅勝名家,又未嘗不茫然也。則意子長、太白所稱,即此茫然無端、任意滑稽者是乎?竊疑其必不然也。吟諷之下,漸有所解,屏去諸本,獨與相對,則渙然釋然,眾妙畢出。尋之有故,而瀉之無垠,真自恣也,真仙才也,真一派天機也。乃知古今能讀莊子者,惟子長、太白耳。諸家但摘其數句之工,一字之巧,遂謂能讀莊子。甚且字句之間,大半強作解事,譬之主人覿面而旁猜張李。其支離可笑,有不勝言者。噫!莊子之難讀如是乎?子此本不敢於莊子有加,但循其竅會,細為標解,而不以我與焉。庶幾莊子本來面目,複見於天下,不致覿面而旁猜而已。若其玄風妙旨,則鹿門茅氏嘗曰:“太史公於莊子之學,未必知。”夫乙太史公能賞其文,尚未必知其學,況於予乎!然每一披卷,文理既暢,神怡意適之際,躍如有見,則夫去聖既遠,而為學人津筏,有不可誣者。夫莊子既不避聖人罕言之戒,而于聖人之不欲剪者剪之,聖人之不輕示者示之。此莊子所以維末流之窮,而一出於忍俊不禁,一出於苦心致覺者也。後世分別九流,乃以異端目之。予謂莊子之書,與中庸相表裏,特其言用處少,而又多過於取快之文。固所謂養生之未至,鋒芒透露,惜不及親炙乎聖人者。若具區馮氏,謂為佛氏之先驅。嗚呼,莊子豈佛氏之先驅哉!
康熙六十年歲次中秋句曲後學宣穎茂公氏自序。

如果您對本書籍有什麼問題或經驗,請在此撰寫您的意見咨詢!
您的姓名:


您的評論: 注意: 評論內容不支持HTML代碼!

顧客評分: 差評            好評

請在下框輸入驗證號碼: